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灞河是一条神奇的河流

发布机构:文体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7-11-09 11:45 浏览:

灞河原名滋水。春秋时期秦穆公为彰扬霸业,不仅在灞河东岸筑霸城,还将滋水改名为灞水。汉代以后人们给“霸”字旁加三点水,就是今天的灞水了。它是著名的关中八水之一。据《水经注》载,灞水发源于华山南麓老剥石上。笔者曾三次去灞河上游考察,认为灞河的源头应为蓝田县东南灞源乡木叉岭的盆沟。此处是传说中的王母娘娘的洗脚盆,实际是一个天然石臼。此沟之水与其他各峪之水汇流至灞源镇才开始称灞水,然后向西流去。有诗为证:

木叉岭上水分行,

灞水洛水各西东。

跋涉王母洗脚处,

原是滋源水一泓。

——(灞源诗)见陈正奇

《故园追风》续117页

此后灞水在骊山与鹿原之间一路西行,过了灞桥,在光泰庙附近与浐水汇合,向北注入渭河。全长109公里,纵跨蓝田、灞桥两区县,是中国境内罕见的一条倒淌河。陈忠实先生有词为证:

青玉案·滋水

涌出石门归无路,反向西,倒着流。杨柳列岸风香透。鹿原峙左,骊山踞右。夹得一线瘦。

倒着走便倒着走,独开水道也风流。自古青山遮不住,过了灞桥,昂然掉头,东去一拂袖。

灞河的神奇不仅在于它把中国古人类上百万年的历史链接起来,而且成就了自己,使它成为中华民族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陈忠实在《关于一条小河的记忆与联想》中写到:“中国古人类上百万年的进化史,在地图上无法标识的一条小河上完成了”。这条小河就是灞河。我只所以说它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因为我们传统意义上所说的黄河、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其地域概念太大,太分散;黄河占了北部中国,长江占了南部中国,这与我们通常所说的华夏儿女、炎黄子孙泛指中国人一样的笼统、抽象。而灞河则不然,它很具体,仅在100公里的范围内,从公王岭到西安半坡,就完成了中国古人类百万年的进化史。仅此一点,在陕西、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都找不到第二处。所以说,灞河是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的母亲河!

曾宏根先生所著《神秘的华胥国》一书资料显示,在灞河流域,从猿人到智人到新人的文化遗址分布十分广泛。这些古老的文化遗存被灞河这条彩带连接起来,从公王岭(115万年)到陈家窝(95万年)到华胥古镇(8000-6000年),从老牛坡(6000年)到西安半坡(6000年)。后来还有灞河上、中游的厚镇涝池河(40-50万年),公王岭附近的桐花沟(20-30万年),冯家村(2-3万年)等遗址的发现,与灞河下游及其附近新街、姜寨、杨官寨、米家岩等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补充了中国古人类进化史上的各个环节,使其成为中国古人类百万年历史的完整画卷。这一切都显示出灞河地域文化的独一无二性特征,又成为灞河是中华民族母亲河的标志和无可替代性。

灞河流域还是华夏文化的源脉之地。与灞桥区燎原村仅有一沟之隔的蓝田县华胥镇就是中华民族始祖母华胥氏陵地所在。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载:“华胥氏生伏羲、女娲,伏羲、女娲生少典”。后世学者又将这一观点延伸为“少典生炎帝、黄帝”。如此这般,这条线索就十分清楚了。上述文字翻译过来就是:华胥氏尚处于母系氏族时代,而伏羲女娲兄妹成婚即是同辈婚的写照;其后是同辈族外婚,再往后是对偶婚,再其后是“少典生炎帝、黄帝”则进入了父系氏族的部落时代。虽然它们之间按历史时间推算相隔较远,但其间的连续性还是一脉相承的。

按照学者的研究和考古推算,华胥氏距今应在8000-6000年之间,处于母系氏族公社繁盛时代,所以便有了“黄帝梦游”华胥古国的《列子》一书的记载。按刘士莪教授《老牛坡遗址发掘报告》的说法,老牛坡遗址是从3000年前的商代到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也就是说老牛坡遗址的最底层与华胥母系氏族属于同一时代。刘士莪教授《老牛坡遗址发掘报告》的结论第八条还认为:“这里应是古崇国所在地。”古崇国按《史记·夏本纪》的说法,应在西安城西沣河流域。刘士莪先生通过老牛坡遗址发掘将崇国推断到灞河流域,这就为我们“华夏”新说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众所周知,古崇国是夏后氏建立的部落方国,鲧封崇伯,鲧生禹、禹生启,启建立夏王朝。生活于老牛坡的夏后氏与一沟之隔的华胥氏因地域相近而世代联姻,族外通婚。长期通婚必将产生后代,后代叫什么呢?各取华胥氏和夏后氏的第一个字组成新的族徽——华夏,这就是华夏族的来历。它为我们解开了千百年的华夏起源之迷。所以说灞河流域又是华夏文明源脉之地。

 

 

陈正奇

返回首页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丨  Bazhou Area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丨  地址:西安市灞桥区纺一路169号  丨  联系电话:029-83524439

备案号:陕ICP备05008157号    网站标识码:6101110007陕公网安备 61011102000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