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位置: 首  页 >> 走进灞桥 >> 文化灞桥 >> 正文

白鹿原上的制埙青年:左手承古艺,右手指新生

发布机构:文体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7-08-30 09:21 浏览:

埙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目前出土的最古老的埙有7000年的历史;《乐书》中记载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它的声音如秋天之凄美,似时光般悠远。

他,黝黑发亮的脸庞,生动对称的梨涡,体现的是劳动人民的朴实善良;他,沾满泥印的双脚,嵌满泥巴的指甲,暗示的是日复一日的辛勤创作。他,就是白鹿原上的制埙青年——陶埙非遗传人赵军。

与传统非遗艺人不同,三十出头的赵军在精益求精地追求制埙品质的同时,竭其所能为传统音乐开辟新的发展道路。看似逆时代潮流,与电子音乐、西洋乐器抗衡,却是主动将流行与经典相融,以喜闻乐见、易于接受的方式传播古埙文化。新一代的传承人,就要以年轻人独有的方式传承。

 

 品质:日积月累,甄求细节

 

19972月,半坡博物馆的陶艺技工来招学生,当时第一次接触到陶艺,就立刻喜欢上了,没多想就报了名,二十年后的赵军提起那段经历依旧显得欣喜不已。一开始是跟着半坡的考古队做考古发掘和文物修复的工作,负责出土碎裂修复,不久后转业到制陶。陶罐、陶盆的制作为赵军的制陶手艺打下了充实的基础,也为他今后的制陶生涯谱写了序曲,一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接触到了古埙,并立志为古埙的继承与传播奉献青春。

  埙的外观看似结构简单、大同小异,却蕴含着精细的工艺和独到的匠心。制埙的学习周期长,制作过程脏且累,人工烧制的时候三天三夜都不能睡觉,现在的人都很难吃这个苦,提起制埙的工艺,赵军显示出仿佛不属于这个智能时代的勤劳肯干。埙的制作,要经历选土洗泥、手工揉泥拉胚、修整压光、开孔、阴干、调音、手工雕刻等几个步骤,才能最终成型,每个步骤相辅相成,对最终的成品都至关重要。为了在机器生产盛行的今天维持手工制造的优势,赵军几十年坚持用柴木窑生产,虽温度上不够均匀,但在结晶度和颜色上都有不可替代的优点。

  与一般陶器相比,同样是陶制品,但由于乐器的特殊之处,音调和演奏效果为埙的制作提出了难题和挑战,陶埙的泥坯制作不算困难,但音准是最关键的难点,赵军介绍道,这就需要对泥巴进行收缩比例的调整,胎体厚薄、洞口大小都有很大的讲究,不允许一点偏差。在这个过程中,还要依据分贝进行大量的计算和调试,工作量不小。不仅如此,若要制作出音调准确的埙,对乐理知识也有很大的要求。赵军的制埙生涯中,除了有制陶师父,还有专门的制埙师父,教他细抠外形的同时,也教授他音乐背景。为求品质,多方求教,触类旁通,方能成就制埙的精工巧匠。

 

渠道:勇于开拓,不断尝试

 

赵军的工作台上,放置着创业相关的教材,创作之余,他会从书本中取经。他是继承人,也是探路者。他眼光长远,慧眼独具,打破制埙匠的局限,走出一方烧土窑,试图为古埙恢复接轨时代生命力。

  九年前的西安,提起古埙还是无人知晓。一年以后,随着《废都》的解禁和大热,书中古埙的细致描写吸引了现代人的注目,一大批书迷的情怀与追捧为古埙的焕然新生提供了难得的契机。赵军抓住机会,敏锐地将古埙推向旅游市场,一开始先给旅游商店提供十几个样品试销,发现销售情况不错以后,销路就打开了,赵军以最初的尝试作为古埙市场的敲门砖。陶埙的古朴气质与文化古迹的古典氛围相得益彰,赵军又亲自前往桂林等地进行推广,扩大了古埙的影响和传播。

在当地,赵军的推广之路也在不断扩展。位于白鹿仓的陶艺铺是赵军主动联系建成的,在销售陶埙、陶艺品的同时,也提供制陶的体验区。在他的心目中,亲身的体验和参与是极为重要的,通过亲自体验陶艺的制作过程,实行透明化生产,才能使顾客明白作品中蕴含的价值,更加尊重手中精心制作的成品。同时,他也注意到白鹿原近年来随着电视剧、书籍的宣传成为热门景点,再加上每年的采摘节,游客规模扩大,可以借此机会找到其中的结合点,向来访的游客展现古埙的独特魅力。

  下一步,我打算创立自己的品牌,注重包装和宣传。一是为了公平竞争,使销售更加专业化、体系化;二是希望古埙文化能够得到更好的继承与传播。对于未来,赵军有着自己的打算与憧憬。勇于开拓,不断尝试,即使遇到挫折和磕碰,也是他不变的原则和宗旨。

 

核心:根植文化,多元传播

 

对于古埙未来的发展方向,赵军显得庄严慎重:一定要守住应有的底线,立足文化进行创新。销售只是一种在市场经济下的渠道和形式,其最初的起点和最终的归属,必然是物质外形背后的文化内涵。销售为了传播,传播为了继承,文化才是赵军坚守的主线。

  2014年,在赵军等人的提议下,终南埙社在西安成立,将西安及周边地区的古埙爱好者汇聚一堂,伴以诗词歌赋、汉服古乐,颇有当年兰亭底下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乐趣与情操。对于如此的综合形式,赵军赞赏有加:一方面这样的文化氛围有利于古埙文化的流传,找到自身的归属;另一方面,我们这一群古埙爱好者聚在一起,切磋技艺,共同提高制作工艺和演奏水准。

对于非遗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传承,赵军坦言,但单单凭借收徒传技的传统方式,受众狭窄,且在当今浮躁现实的社会,难以找到能吃苦、有情怀的继承人。我的两个女儿都非常喜欢制陶,能坐得住,一静下心来就是好几个小时,谈起孩子,赵军的眼底露着欣慰的光,嘴角扬起就不舍放下,所以兴趣对传承十分重要。

为了传播陶埙文化,培养青少年对古埙的兴趣,赵军尝试着将古埙推向校园。既担任高校游学、兴趣社团及公益陶艺班的导师,又和不同类别的传承人抱团取暖合作将传统文化推向校园。从赵师傅赵老师,在赵军一言一行、一招一式的传授中,孩子们的课余生活得到丰富,人文素养得到弥补。未来,他还希望前往祖国各地,为爱好者们传播陶埙文化,希望把技艺播撒得更广、更远。

对于非遗的传承而言,技艺是非常重要的,但传承技艺的,毕竟是传承人,关于传承,赵军如是说。二十年坚守的制埙事业,对于赵军来说,大概是作为传承人的责任与担当。为之痴迷,为之奉献,奋斗廿载,无怨无悔。非遗的传承之路,必定是前途漫漫、困境重重,但若是多一些有时代意识、有自觉担当的传承人,一如赵军,这一路,也许会走得更顺利、更光明。

返回首页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丨  Bazhou Area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丨  地址:西安市灞桥区纺一路169号  丨  联系电话:029-83524439

备案号:陕ICP备05008157号    陕公网安备 61011102000072号    网站标识码:6101110007